首页 -> 关于我们 ->  员工心声员工心声
  • 长寿所:风会告诉你
  • 来源:长寿管理所作者:刘萌发布日期:2020-09-23 21:07 浏览次数:313

风,微凉。

我眯着眼,隐约看到天边略微泛红的晕,想起那个关于梦的故事,想起那个有着“粉红脸颊”的女孩儿。然后,我自顾自地微笑了,好似一切未曾走远,好似,那些涩涩的青色年华,我们真的经历过。

她用食指点点我的眼泪,嫣然而笑。在清晨的阳光下,我看到她仿若被阳光拥抱的的幸福小精灵,正快乐地扑扇着那双隐形的翅膀。她的脸被阳光抚摸,害羞地泛上了红;她的眸,晶莹透亮,波光粼粼;她的发,迎着风,恣意飞扬。她轻轻的说: 瞧,你又哭了哦!我啊,可要把你这个好哭鬼变成小仙女,装进葡萄里,这样,你就不会流泪了,还能享受我最爱的葡萄浴呢!在我无厘头的伤感面前,她总能用这些浸润着快乐的小调皮让我忘却了伤感的理由。然后,我就不可思议地学会了微笑,笨拙地学着她的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”,心中是满满的幸福,装不下,洒了一地。我爱着这个梦,爱着这个让我开始期待葡萄浴的女孩儿,爱着她带给我的那些不经意而就的快乐时光。

夜,有风骤起。

是戴着面具的妖孽,在这个悲伤弥漫的世界肆虐。可是,无人能知,妖孽只在夜里哭。

我爱阳光。在阳光下,世界明亮纯净得像盛满山涧清泉的透明高脚玻璃杯,我不过是情不自禁的跳了进去,像一尾欢快的鱼。然后水花四溅,沿着杯口有条不紊地溢出,浩浩荡荡地淌成一片海,在阳光的照耀下,折射了一地璀璨的光芒。我在这光芒里,看到她的眼泪,像泉,源源不断地涌出;像溪,安安静静地流淌。我想,在这空气中,一定有许许多多难以尽数的丝线,将我们的心牵连。不然,我何以在这自以为是的欢乐中,感觉到有种莫名的悲伤翻天覆地地席卷而来,心,开始隐隐约约地疼痛......

但,我是一个妖孽,没心没肺,连这悲伤也来的无理无据。我戴上了面具,一张笑靥如花的脸,成功掩藏了我所有脆弱的情绪。我只能以此示人,因为我面前这个美好的女孩儿,我爱她不咸不淡的表情,没有故作清高的心机。可是现在,她立于阳光之下,泪流满面,哭得像个找不到妈妈回家的孩子,安静得让人心疼。

只在夜里想她,想着该如何实现我给她的那个美丽的梦。为了她的快乐,我可以倾付一切,然而现实却又是如此让人心有余而力不足。我只是一个妖孽,撕下面具伪装,也还是一个内心敏感脆弱的孩子。现实赋予我两种情绪。我的笑,在阳光下绽放,在黑夜中枯萎。而我的泪,重生于黑夜,并由此,横行肆虐。

我是风,无处而不在。

她快乐的时候,她快乐的翅膀可以碰到天;她悲伤的时候,她的悲伤没有底。

暮春时节,大地上有微泛涟漪的湖;湖边,有青翠葱茏的柳;柳下,有嬉闹成群的鸟;阳光里,有快乐的孩子在跳舞。我是风,可以抚摸他们的脸, 可以向他们讲述一个关于梦的故事。我有两个宝贝,一个是伪装快乐的妖孽,一个是难掩悲伤的精 灵。她们快乐的时候,那快乐的翅膀能碰得到天; 她们悲伤的时候,那悲伤如寒潭之水深到没有底。 她们有一个属于彼此的梦:有一天,这世界转换进了慢慢的欢乐,把所有的悲伤都挤走。大家钻进葡萄里,喝葡萄汁儿,捻葡萄籽,泡葡萄浴。

“这样的梦真美!”,我听到一小孩儿用无比羡慕的口吻喃喃着。“她啊,是臆想症犯了吧!”,另一个小孩纠正道。“可是”,那孩子嘟起了樱桃似的小嘴, 不服气似的,“你看她多高兴啊,做这样美的梦,真快乐!”。

我笑而不语,静静坐在湖边,看满湖的涟漪,漾散开来。我看到水中的自己,美成一塑雕像。